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2019年08月14日 星期三      
当前版: A08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夏游崂山

游水方
  游水方(坡头)

  这次去青岛真不是时候,正赶上七月的这几天青岛特别闷热,青岛人称之为桑拿天。对于去不去崂山,我们犹豫起来了,走在路上也冒汗,何况登山呢,而崂山被誉为海上名山第一,不去登临亲历一番,又觉得枉来一趟青岛。最终还是去了。

  那天早上,青岛笼罩在浓雾之中,一片灰蒙蒙的。车子在崂山半山腰弯曲的公路上行驶,仿佛在云海中游动。

  走进崂山景区,我们顿觉清润凉爽起来,太出乎意料了,与青岛城比真是天壤之别。这意外的惊喜突袭心头,不也算一番意外收获?

  我们前去参观太清宫。太清宫门前立着一大块照壁,上书“道生自然”四个大字。太清宫里的庭院里各种各样的古树吸引了我的眼球。

  这些树许多是老古董了,有的已跨过数百年的岁月风尘,它们挺立在高耸的崂山上,俯视广阔的大海,吸纳天地之灵气,棵棵长得苍劲挺拔、枝繁叶茂。有许多树我只是在书中见过它的名,而没有亲睹它的风采,今日一见却是那样的亲切。院中那棵圆柏已有二百多岁了,特别高大威武,它的树干起码要五个成人才能合抱,顶部几根树枝斜向天空伸展,也有大树那么粗。旁边几棵是乌桕,树干粗壮直插云天,这树是我读鲁迅先生的作品与它魂游已久了。有许多树我是不识其名的,今日一见仿佛交了许多新朋友。有一棵大树叫糙叶树,长得非常奇特,下面一段斜着生长,上面一段竖着生长,构成了一百二十度的角,细看它的叶子是细小的那种,叶面也不糙,何以称为糙叶呢?我弄不明白。庭院外还有一片大竹林,竹子并不高大,小而直,一簇一簇的,又是另一种风景。我们在太清宫里行走,只觉得清风夹带着水汽阵阵扑面而来,清凉滋润,清心爽快,这就是大自然之空调吧。这便是“道生自然”真切而生动的诠释吧。

  我们来到一块不大的墙的前面。听介绍说,这墙是蒲松龄写的道士传授穿墙法术故事的那面墙。蒲松龄在这里住了多年,写了不少传奇故事,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在我的记忆中,有一篇写的是王七自幼羡慕道家的法术,便上崂山拜一道士学道,几个月后求得道士授以穿墙之法,便下山炫耀,当众表演穿墙却碰得头破血流。看来古时崂山是道家仙居之所不假,蒲松龄失意后隐居于此潜心写作也应不假。只有在这样的仙境里,才写出这样仙气浓郁神奇怪异而充满人性教化的故事。

  从太清宫出来,我们又前往观看崂山的瀑布。瀑布在崂山的高处,一条修建的石级道延伸上去,被浓荫覆盖。我们拾级而上,只觉得一股股凉气从上面扑来,越往上走,凉气越浓,一阵阵沁人心脾,走了几百级也不觉得累。在临近山顶处有个很大的水塘,水格外清澈冰凉,水塘对面上方有一白花花的水带倾泻而下,两面衬以浓绿,就是一幅优美的风景画。听介绍说,这水长流不息,现在是旱季,水小一点,要是在雨季,瀑布可就壮观了。可惜我们来得不是时候了,但能看到这优美的自然景观我也心满意足了。

  中午,雾气散去了,太阳出来了。我站在崂山之颠,俯视围绕着崂山脚下那碧波荡漾的大海,心胸为之豁然开朗,洋溢着一种从未有过的自豪感。大海环绕,崂山屹立,天造地设,灵气飘逸,难怪崂山有海上名山第一之美誉。

  将要下山时,我想起了苏东坡在《前赤壁赋》中对自然所发出的由衷慨叹,在我的心灵深处产生了巨大的共鸣。这山间之清风,树木之苍翠,瀑布之飞流,大海之碧波,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心感之而舒怀,取之不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

上一篇    下一篇
   第1版:导读
   第2版:新闻+ 重点
   第A01版:要闻
   第A02版:新闻+ 本地
   第A03版:新闻+ 专题
   第A04版:新闻+ 焦点
   第A06版:新闻+ 文化
   第A07版:阅读+ 融合
   第A08版:阅读+ 探秘
   第A09版:新闻+ 本地
   第A10版:新闻+ 本地
天星桥之美
夏游崂山
穿越百年的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