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2019年08月14日 星期三      
当前版: A08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宁波南塘老街

穿越百年的街市

潘玉毅
  潘玉毅(浙江)

  南塘老街位于宁波古城南门外,是宁波八大历史街区之一,很早以前这里便是老宁波最为热闹的“南门三市”所在地。街的一边是路,可通车流,一边是河,可停船舶。如今,改造后的南塘老街(如图,据网络)按照原有街区的城市肌理,保留了南郊路、南塘河、老南门三市,布局以明清时期江南民居风格为主。

  由外而内,通往老街有许多个入口,如果从正门进去,可见一座牌坊,正面写着“南塘老街”四个大字,背面则写着“甬水古禺”。牌坊两侧各有一个廊厅,可以休息,可以避雨;牌坊的正对面是一座拱形石桥,桥面略略有些泛黄;桥与牌坊中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广场,将老街分割为南街和北街,宛如连接着古代和现代。

  靠近南街的位置有一书院,唤作“城南书院”,书院门前“穿越百年的街市”几个字十分醒目,足可媲美“给我一天,还你千年”的广告词。站在桥上或是路边远远地望去,这片广场好似一个传输门,直接把人从现代都市的繁华街头卷入明清年代的街市巷陌。我们穿过广场的同时,便好似穿越了百年,刹那间,尘世间的种种喧嚣,通通被抛诸脑后。

  历史仿佛就此停住了脚步。在这条五百多米长的江南传统街巷,分布着甬水桥、古凉亭、关圣殿、马头墙、古戏楼和各处河埠头,单以风景论,不输江南六大古镇。我屡次经过南塘,戏楼上都是空空荡荡的,不见戏,不见人,然而转念一想,“人去楼空”未尝不是一出人生的大戏。就像时光走远了,遗留的古迹依旧能给后人许多怀想。

  在南塘,一片水域,一座桥梁,皆可供人怀念。沿街密密麻麻地分布着许多青墙乌瓦的雕花小楼,一物一景,皆如旧时模样,留存着一片街市从前的记忆。人于其间行走,一如身在明清。雕梁画栋之间,成了后人消磨时光的好地方。

  听一位久居此间的老友说起,自打南塘老街修复以来,每到傍晚时分,附近的人们常来这里散步,周末和传统节日尤其热闹,熙熙攘攘的都是人。我到南塘老街亦有许多回,且每回到访的感受不尽相同;唯一相同的是看着青砖墙、石板路、木排门、花格窗,但觉临街风景充满了情怀,不由想起方文山作词的那首《小小》:“回忆像个说书的人,用充满乡音的口吻,跳过水坑,绕过小村,等相遇的缘分。你用泥巴捏一座城,说将来要娶我进门……”这样的画面总能给人一种错觉,似乎转角就会遇到熟人。

  其实,所谓“老街”,除了风景、历史,大多与美食相连。中国人自古以来是最离不开吃的,在南塘老街逡巡,根本无需向导,只需跟着舌尖行走,就不怕会迷路。此间的赵大有、汲浭斋、梅龙镇,千层饼、豆酥糖、冻米糖、油赞子、水晶油包、红糖馒头,都是老牌子,老小吃,弥漫着“老家味道”。南塘油赞子尤其知名。

  每次来到这里,买油赞子的队伍总是很长,顺着河边一直排到巷子口,而这还是商家规定每人限买二斤的结果。许多人排队排得累了,不禁抱怨:“不就是麻花吗?有那么好吃吗?”然而说归说,谁也不肯离开队伍。对于小孩子来说,最爱的还是路边卖东北大板的小贩,捏糖人、做棉花糖的手艺人,摆摊卖连环画的书商,见着他们就倍觉亲切,脚步都挪不动了。

  我已过了吃零食的年纪,但在此间行走,仍旧觉得分外美好。河边有几株柳树,颜色清浅,好似画中笔墨。江南人家在人们旧有的印象里原是枕水而居的,倘若门前还有几株柳树,韵味自然更增几分。人在陋巷,心中犹有山水之美;人在南塘,岂非美不可言?

上一篇    下一篇
   第1版:导读
   第2版:新闻+ 重点
   第A01版:要闻
   第A02版:新闻+ 本地
   第A03版:新闻+ 专题
   第A04版:新闻+ 焦点
   第A06版:新闻+ 文化
   第A07版:阅读+ 融合
   第A08版:阅读+ 探秘
   第A09版:新闻+ 本地
   第A10版:新闻+ 本地
天星桥之美
夏游崂山
穿越百年的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