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2020年06月15日 星期一      
当前版: A03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廉江安铺桃花岛“万巢雏鸟鸣”

护鸟人与他的众多“儿女”

赖寒霜 毛雷
在桃花岛,梁一元给小白鹭喂食。 本报记者 李忠 摄
  记者赖寒霜 通讯员毛雷

  连日来,廉江市安铺镇桃花岛候鸟保护区“万巢雏鸟鸣”的壮观景象震撼了十里八乡,镇政府更是拨款支持候鸟保护,努力把桃花岛打造成南方一个重要的候鸟繁殖基地。

  密林现“鸟巢世界”

  “每平方米范围内至少有两个鸟巢,多的达五六个,保证你一辈子没见过。”昨天记者踏上桃花岛,不见桃花,岛上却一片碧绿,鸟鸣啾啾。“岛主”、护鸟人梁一元迎上来,笑眯眯地说。

  在梁一元居住的小屋后,一条长满绿草的小径通向几十米外的一片枝繁叶茂、遮天蔽日的茂密林地,那里传来更多的嘈杂鸟鸣声。梁一元拉着记者的手,敛声屏气地走过去,林木越来越茂密、啁啾声在耳边越来越响亮,随即他手指往上一举,哇,头顶上的树杈横枝间,全是密密麻麻用干枝枯草筑成的鸟巢,把树冠都挤满了。各类雏鸟鸣声响亮,树间巢窝离地两三米,大量已孵化的雏鸟从中探出头来,已长毛的小鸟在树枝间扑腾翻飞,上空偶尔还有大鸟在展翅盘旋,地上的草丛上灌木叶子上全是鸟儿洒下的排泄物,白花花一大片——整个林间似乎成了喧嚣的“鸟世界”。

  见所未见,意犹未尽,记者却被梁一元一把拉着离开了。他说,呆久了怕惊扰到它们,所以一般不带人进去观看。“如果有人偷猎一两只,这里的鸟儿会全部飞走了,再也不在这里筑巢。”他的语气中透露出那种对鸟儿的“父爱”情怀。

  精心呵护万鸟鸣

  梁一元来到岛上爱鸟护鸟已十几个春秋,黑头发熬成了白头发,但他的付出有了巨大的收获,把九洲江出海口的这块不毛之地打造成水草丰茂、花木扶疏的“鸟的天堂”,占地140多亩的桃花岛及周围水泽地也逐渐从候鸟南迁路上的“驿站”变成栖息地,越来越多的鸟儿到这里觅食筑巢,成为廉江市著名的候鸟保护区。

  “从去年开始,这个四面环水的小岛吸引大批的夏候鸟白鹭前来栖息繁殖,今年数量尤其庞大,它们四五月飞来,集中在屋后那30多亩的密林里筑巢下蛋,7月完成“养儿育女”后就纷纷飞走了,今年鸟巢之多和密度之大只有在电视画面里见过。”在小屋前,梁一元摆上热茶,娓娓道来。

  5月中下旬开始夏候鸟孵化出小鸟后,护鸟人梁一元就忙开了。凌晨5点多鹭鸟集体离巢到江河口水泽地觅食时,他就要轻手轻脚地深入那片林地巡查,见到雏鸟掉落地上,就捡起来,爬上树仔细甄别,然后放回巢里,碰到受伤的要拿回屋里治疗喂养,像爱护自己的儿女一样,每天如此。有时还要驱赶凌空觅食的猛禽,更要防止有人偷猎,直到傍晚六七点万鸟归巢育雏时,他才能松一口气。

  “你看我的手脚,都是横七竖八的痕迹。”他笑着卷起裤子撸起袖子,上面全是一道道进密林巡查时被划破的血痕。

  一树梨花落晚风

  据梁一元观察估计,那30多亩的密林集中筑有不少于3万个鸟巢,层层叠叠,错落有致。他说,绝大多数是水鸟白鹭,筑巢、下蛋、孵化、育雏,预计7月繁衍繁殖成功后就“携儿带女”飞走了,中秋节后再飞回来越冬,年复一年。

  随着桃花岛及周围超万亩的水乡泽国生态环境越来越好,鸟儿近几年也越飞越多,而岛上那片密林成为它们繁衍后代最好最安全的地带。梁一元兴奋地说,有时还见到鹰、白鹳、毛鸡等一些珍稀鸟禽,齐齐来凑热闹,相当壮观、难见,去年中央电视台记者前来拍摄时,曾激动地向他连声道谢。

  将近傍晚,记者离开桃花岛,只见九洲江水悠悠,大海与江河交汇处的红树林间,不时有白鹭翩跹起舞,有的在浅水“顾影逗轻波”。随着梁一元“咕咕”几声喊叫,林间或水面觅食的众鸟儿齐飞上天,形成了“惊飞远映碧山去,一树梨花落晚风”的壮丽景象,这也印证了护鸟人“这里鸟儿惊人地增多”的话语。

上一篇    下一篇
   第1版:导读
   第2版:新闻+时政
   第A01版:要闻
   第A02版:新闻+本地
   第A03版:新闻+本地
   第A04版:新闻+创新
   第A05版:新闻+房产
   第A06版:阅读+融合
   第A07版:阅读+百花
   第A08版:新闻+军事
   第A09版:新闻+时事
   第A10版:新闻+时事
遂溪草潭海域一只搁浅海豚获救
追寻渡海英雄足迹 踏访渡琼作战遗址
护鸟人与他的众多“儿女”
病魔无情 师生有爱
第10000名试管宝宝出生
劝导整治公路谷场行为
探访徐闻迈陈镇北街村百岁老人
雷州南兴镇
雷州英利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