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2021年04月08日 星期四      
当前版: A06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菠萝飘香

周小莲

  每年的四月,在我居住的小县城里会有大量新鲜的菠萝上市,这些菠萝被水果店老板整齐地摆放在货架上,黄绿相衬,甚是好看。

  菠萝冠芽虽然如锯齿般锐利,但爱吃菠萝的顾客也不怕扎手,这个瞧瞧,那个闻闻,还用手指敲敲,再用手掌托着菠萝掂量掂量,像极了老中医把脉,摸来摸去。

  我邻居桃婶是锦和镇人,她告诉我:每当路过菠萝摊时都会被削落的菠萝皮那浓郁的香味所吸引,她会买上几个熟透了的黄澄澄的菠萝,拿回来自己挥刀麻利地削去菠萝如铠甲一样坚硬的外皮。

  每次削菠萝她都会叫我一起吃,而我更是喜欢站在一旁,一边咽口水一边看着她削皮剔眼。剔眼也是有技巧的,力度过大会把果肉都削没了,力度小又剔不干净。只见桃婶沿内眼生长的方向旋转着划出一道道沟儿,看着她娴熟的技艺,我一时叹为观止。

  相对于桃婶出神入化的刀功,更吸引我的是已经削好的菠萝,此时粘稠的汁液附着在鲜黄的菠萝肉上,它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迷人的光泽,果香四溢,想起它入口时的酸酸甜甜,我忍不住一直咽口水。

  桃婶告诉我:买回家的菠萝需用淡盐水浸泡一会儿再吃。尤其是秋冬季节的菠萝,她说这样不会“割舌”(徐闻话)。为什么?难道是泡盐水后更美味?心想:吃它,它反噬过来快速的破坏我们的口腔黏膜和伤舌?难道是临死前反咬一口?

  带着疑问,我在百度里查了一下,原来是因为菠萝富含“菠萝蛋白酶”,它是一种神奇的酶,它可以分解蛋白质,在咀嚼菠萝时口腔及嘴唇会有短暂的刺痛感,这就是菠萝酶在做怪,而盐水能麻痹菠萝酶,抑住酶的活力,减轻它对我们的伤害,使我们能尽享菠萝的美味。

  菠萝不仅是美味的水果,还能烹制成一道道美味佳肴,比如菠萝黑米饭,酸甜菠萝虾,菠萝鸡,还有我最拿手的“菠萝焖排骨”。

  菠萝焖排骨,简单易学又美味。取新鲜的排骨500克,切成两节食指般长短,菠萝300克切成小块用盐水泡着,姜2片,葱2根,生抽2汤匙、老抽半汤、白砂糖1汤匙、陈醋半汤匙、精盐少许、食用油适量、水淀粉适量。锅烧热后入油,入姜葱炒香,再加入排骨炒至变色,加入适量开水,大火烧开,转小火焖15分钟。加入菠萝炒匀,再焖5分钟,加入葱花,添入少许水淀粉炒匀然后再装碟,此时,连邻居都闻到香味的“菠萝焖排骨”这道菜就大功告成啦!浓郁的香味从门缝飘至楼道,恰逢被走在楼道里的放学回来的小朋友嗅到,我听到他夸张的尖叫:哇,好香啊!我不禁暗自笑起来。

  望着莹白光洁的瓷盘里盛放着油滋明亮的菠萝焖排骨,热气氤氲着,阵阵香气扑鼻而来,夹起一块油滋滋的排骨送入口中,酸酸甜甜、滑嫩清香立即溢满口腔,细细品尝,排骨又携带了菠萝的丝丝酸甜。再夹起一块浸满酱汁的菠萝,菠萝酸甜爽口多汁,浓郁的肉香味又混杂其中,排骨的嫩滑与菠萝的酸甜爽脆相互交融,互相撞击,击碰出了烟火尘世中简单而又美味的一餐。

  春暖时节,徐闻县文联组织采风活动,本土作家走进广东最美田园“菠萝的海”,在菠萝姐的菠萝生产加工基地的莲香菠萝罐头加工厂,看到工人们忙碌着给菠萝削皮、剔刺,切块加工,菠萝姐还给我们品尝了菠萝罐头。用叉子将一块菠萝罐头放进嘴里,爽口而脆甜。喝一口菠萝罐头糖水,如初吻般馨人心脾,那份清甜、那份醇香瞬间萦绕整个口腔,让人欲罢不能,回味无穷……这清爽的菠萝罐头,勾起我对往事的回忆。小时侯每当我感冒口苦或淘气时奶奶会买爽口好吃的糖水菠萝罐头哄我,如今,时隔三十多年,岁月悠悠,那股菠萝香依然珍藏在记忆深处。现在偶尔吃到菠萝罐头,当年的那股菠萝香依然环绕在舌尖味蕾。奶奶对我的爱,我终生难忘。想起已经去世多年的奶奶,想起她对我的宠溺,想到她对我的爱,而我又没有机会报答她,我的心又很难过。在这个世界上有亲人的疼爱与陪伴,陪你历经寒来暑往,在这美味的菠萝香中共享天伦之乐,这是烟火尘世中最美的味道!

  如今,当菠萝飘香的时候,我总喜欢去农贸市场外边小摊上挑选几个应季菠萝回去自己加工,或制作菠萝沙拉,或鲜榨菠萝汁、或切成小块装盘,一家人围坐一起品尝这四月天的特色美食,品味这人间的真情和温馨!

上一篇    下一篇
   第1版:导读
   第2版:新闻+时政
   第A01版:要闻
   第A02版:新闻+本地
   第A03版:新闻+ 本地
   第A04版:新闻+本地
   第A05版:新闻+ 本地
   第A06版:阅读+百花
   第A07版:阅读+ 书香
   第A08版:新闻+教育
   第A09版:阅读+ 旅游
   第A10版:新闻+时事
追寻
菠萝飘香
瞬间之美
清明•杏花雨
柳条儿
胡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