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2021年04月08日 星期四      
当前版: A0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在传统与现代的对视中抒情

——读郑小琼的《清明诗篇》
赵金钟

  现代忙于物质推进的时候,传统便在坚守精神阵地。传统以其固有的结构和暗示力,唤醒着人们心灵深处的原始记忆,以此减缓来自于现代紧张的节奏。郑小琼的《清明诗篇》便是在揭示传统与现代的角力,把指向传统的意义因子吸附在一起,呈现在读者的面前。

  啊,我无法忘记的旧有风俗

  被工业时代污染,它们在心灵

  深处挣扎,被不断地删改

  郑小琼生活在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疯长的高楼大厦,急剧扩张的物质生产,正在击碎传统的链条,销蚀其既有的妩媚与丰腴。这三句清楚地表达了诗人对于传统消失的痛惜,以及对促使传统消失的“工业时代”的不满。“挣扎”、“删改”二词尤为用力,它们活脱出了传统消失的动态过程,彰显了这一过程中的“力”的较量——有三种力混合其中:一是改造的力量(现代:“工业时代”),一是拒绝改造的力量(传统:“旧有风俗”),还有一种是诗人的主观力量。它们形成诗语的合力,集中突现在工业文明的进程中传统的历史宿命。

  值得注意的是,诗人不是在写旧事物的退出,而是在写有价值的东西的消亡,所以才让人感觉到诗意的沉郁与凝重。这种沉郁与凝重一直贯穿于诗的始终,成为诗歌的抒情基调。

  诗的首节意在表现传统的被删改与正在消失的宿命。而其实在诗人的心中,是不允许这种消失成为现实的。消失是工业时代强加给传统的,而传统却一直在设法抗击和逃避着这种宿命。这一点与诗人的愿望不谋而合。

  现代化是国人百余年来的梦想,它滚滚前行的巨轮是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了的,诗人没有丝毫否定它的意思。但追逐物质,丢掉精神;为了现代,抛弃传统,显然又是诗人所不能苟同的。这也是诗歌的批判价值所在。

  在诗中,我们似乎读出了这样的味道:或许通过我们的努力,在现代化的进程中我们可以挽救和保护民族美好的传统——“时间的斑纹∕高贵而美丽,它重新落下清明雨滴”。

  然而,通读全诗,又会让我们觉得,这只是诗人的美好愿望,并非现实。因为在“时间的斑纹”一句之前,“在春风或者青草间诵读诗篇”,即明确地告诉我们,诗人抒写的是读诗的感受,是古人优美的诗句在其“破坏的心灵的废墟上”长出了绿洲,泛起了绿意。这样,“时间的斑纹∕高贵而美丽,它重新落下清明雨滴”就不是未来的社会现实,而只能是古代风俗(传统)滴在诗人心头的精神甘露。

  诗歌最后一句很自然地使人想起唐人杜牧的《清明》诗,想起清明时节的绵绵细雨,牧童指间的杏花村和杏花深处的酒家,农业文明的闲适、惬意以及充满温柔的忧愁,一下子涌到现代人的眼前,令他们艳羡不已。

  郑小琼常常回忆过去,抒写乡村生活,记忆中的乡村成了其灵魂的栖息地和精神的避风港。村庄、远山、树木、玉米、秧苗、牵牛花、鸟鸣声……这些承载着诗人童年生活和乡村记忆的物象,被其有意无意地涂抹上温馨的色彩,写成诗句。她渴望留驻乡村的单纯、和谐与宁静的思想异样强烈。理解了这一点,将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该诗的艺术审美特征和文化价值取向。

上一篇    下一篇
   第1版:导读
   第2版:新闻+时政
   第A01版:要闻
   第A02版:新闻+本地
   第A03版:新闻+ 本地
   第A04版:新闻+本地
   第A05版:新闻+ 本地
   第A06版:阅读+百花
   第A07版:阅读+ 书香
   第A08版:新闻+教育
   第A09版:阅读+ 旅游
   第A10版:新闻+时事
深情吟诵中华文化之美
在传统与现代的对视中抒情
司马光“制造”了汉武帝的“完美”
守护故土乡愁
用文学谱写英雄诗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