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2021年04月08日 星期四      
当前版: A0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司马光“制造”了汉武帝的“完美”

——读辛德勇《制造汉武帝》
钟多就

  《制造汉武帝》是一本只有170多页的小书,乍一看书名,还以为是写西汉刘彻如何成为一代“汉武大帝”的故事。实际上,这是一本史学类专著,主要是写“汉武大帝”的形象——尤其是晚年罪己悔过,实现从崇武到守文的观念转变,成为历史上一代完美“大帝”,在司马光的《资治通鉴》中是如何被“制造”出来的。

  汉武帝一生功勋卓著,独尊儒术巩固集权、抗击匈奴开疆拓土、开拓丝绸之路促进经济文化交流融合……汉武帝在位50多年,开创了西汉王朝的鼎盛繁荣。然而,在《资治通鉴》中,司马光描述其一生,先是看到了他“穷奢极欲,繁刑重敛,内侈宫室,外事四夷,信惑神怪,迅游无度,使百姓疲惫”的一面,将他的所作所为描述为“异于秦始皇者无几”。可是为什么秦不过二代,汉室却一统长久而繁盛呢?司马光认为是因为“孝武能尊先王之道,知所统守”特别是到了晚年,还能反思自身的过错,罪己悔过,因此使得汉室避免了亡秦之祸。而这个“悔过”的关键转折点,就是汉武帝所下发的《轮台诏》:“朕即位以来,所谓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伤害百姓,靡费天下者,悉罢之。”

  在司马光笔下,汉武帝《轮台诏》直言“不愿再烦扰天下,此后不再出兵”,便从以前的横征暴敛、穷兵黩武转向所谓的“守文”,使得此前因其连年劳扰天下苍生而骚然不宁的民心“归复汉室,处于动摇状态的西汉王朝幸而保全”。于是,尽管汉武帝一生的作为与秦始皇有很多相似,却能避免的秦朝式的崩亡,而且能让汉室更加繁盛,最终仍能成就一代完美“大帝”,这个晚年悔过的政治思想转折就尤为重要。

  然而,在《制造汉武帝》一书中,作者却认为,司马光笔下这个治国政治思想的转折,却是司马光费尽心思“制造”出来的,所引述的史料其实都不足为据。因为这样的“罪己”诏书内容,在《史记》、《汉书》等正史中都见不到内容相同的记述,这是司马光另辟蹊径,在流传的小说《汉武故事》和《赵飞燕外传》勉强择取相应的材料。作者在对史实的考证分析后认为,汉武帝在轮台下诏,所体现出来的思想上的变化,只是调整了具体的军事作战策略,而并非是司马光所指的在治国方略上“罪己悔过”,实现了从崇武到守文的变化,甚至在书写《汉书》的班固眼中,汉武帝是自始至终没有改变过他的基本整治取向。

  作者直言,对这样的小说故事“语多妄诞”,才华过人文采横溢的司马光并非缺乏了解,但他坚持要这样做,其实是出于他自己的政治主张选择——司马光著《资治通鉴》主要是用来警醒当政者,并且希望对世道人心的引导和培养有作用;他作此书时,更多是希望通过有选择地记述历史事实来证释和阐扬他的政治主张。对于历朝历代统治者来说,汉王朝施政理民的成败得失,都是借鉴历史经验时要首先关注的事情。汉武帝雄才大略,文治武功都多有创建,司马光记述其一生行事,看到了他“异于秦始皇者无几”的一面,这当然不是司马光愿意推崇的,要是在汉武帝的一生行事中,能够找到体现出汉武帝自己幡然悔悟,一改前非,就更能符合他著《资治通鉴》的心意了——如果能从汉武帝本人身上揭示出这样一条治国路线转变的轨迹,对劝谏宋朝君王迁善改过就会有更好的示范和借鉴意义。于是,为凑成自己所期望的历史状态,司马光便从小说家言论中勉强前择取相应的资料,经过一番苦心编排,终于塑造出来合乎需要的“完美”汉武帝形象。

  正如历史学家克罗齐所言,“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对历史的解读,不可能完全脱离自身所处的社会环境、知识背景等影响,即使是针对同一个历史主题,利用同样或类似的历史资料,也不可避免地因为研究者自身的差异等,使叙述带有个人的主观色彩,自然也就会形成不同的历史书写。司马光对汉武帝的“制造”,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头戴光环的“完美”大帝,这苦心孤诣地有意引导解读,其历史价值判断的个人主观色彩其实非常浓。

  翻读了《制造汉武帝》,让我感受最深的,并非是汉武帝究竟是不是一个完美的皇帝,也不在于他是否在晚年转变了治国思想,而是让我领会到,读历史并不同于看历史演义或者历史小说,需要抱有更多的审慎态度,不能因读一本书、或者学习了某位学者的研究,就给历史轻易定性。这也是作者对《轮台诏》的质疑引发的叙述,给我最大的启示。

上一篇    下一篇
   第1版:导读
   第2版:新闻+时政
   第A01版:要闻
   第A02版:新闻+本地
   第A03版:新闻+ 本地
   第A04版:新闻+本地
   第A05版:新闻+ 本地
   第A06版:阅读+百花
   第A07版:阅读+ 书香
   第A08版:新闻+教育
   第A09版:阅读+ 旅游
   第A10版:新闻+时事
深情吟诵中华文化之美
在传统与现代的对视中抒情
司马光“制造”了汉武帝的“完美”
守护故土乡愁
用文学谱写英雄诗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