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2021年12月06日 星期一      
当前版: 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乡思

孙永恒

  黄大爷是我桤木河湿地老屋的邻居,年过九旬,早年曾经参加过抗美援朝。育有二女二男,大儿子早年考上大学,远在外地当公务员,现在已经退休继续留在外地城里。小儿子在家务农,已分到政府拆迁统一打造的新居,两个女儿早已出嫁。我回老家见到黄大爷时,他独自一人坐在墙角,吸着本地出产的叶子烟。

  我喊他:“黄大爷,还好不?”他站起来,手拄拐杖,抬起眼睛四处张望,因为眼疾,他努力寻找,终于看清是我,伸出满是青筋的手一把拉住我:“哎呀,小侄儿!什么风把你吹回来了,有空来看你大爷哟?”我接过他的话说:“想家了,回来看看。”黄大爷道:“吃饭了没有?”我赶紧说:“吃了,吃了,您老莫担心……”

  沐浴在乡村清凉的微风中,和黄大爷拉着家常,那久违的乡音,久别的故人,又不由自主地唤醒了尘封多年邻里一家亲的温暖人心的记忆。

  “现在的生活好了,不缺吃穿,就是满村少了年轻人,都到外地发展去了。”黄大爷说。

  年轻时候的黄大爷是个高大健壮的汉子,早年参军入朝作战,后来带伤复员回家,与老伴一起养育儿女勤俭持家,养大了儿女又帮着带孙子,如今耄耋之年,老伴已逝,一个人留守家中。

  我也曾踏上离家的征程,在外闯荡,梦想寻找更美好的生活,梦想事业越做越旺,我们的梦想越飞越高,以至于我们与故乡越走越远……

  日渐老去的老屋,氤氲在空气中的饭香;满目金黄的田园,农忙抢收的乡亲;墙角的老人,把青春和希望奉献给了这块土地。

  发车启动回城,我与故乡再一次愈行愈远,猛然意识到漫漫岁月里,我与故乡已渐遥远,我们不再彼此依赖,我们都改变了彼此的模样,故乡已不再是儿时熟悉的故乡,我们也不再是当年的我们,也许,它原本就只能属于记忆和思念。

上一篇    下一篇
   第1版:要闻
   第2版:新闻+专题
   第3版:新闻+本地
   第4版:新闻+时政
   第5版:新闻+时事
   第6版:阅读+融合
   第7版:阅读+百花
   第8版:新闻+体育
赶小海
梦里的城
乡思
我愿做一束暖暖的阳光
诗词六首